当前位置: 金融直播室 > 恒指期货直播室 > 监管“敲打”铁矿石,跌停前后的三昼夜

监管“敲打”铁矿石,跌停前后的三昼夜

监管“敲打”铁矿石,跌停前后的三昼夜。2022年2月15日至17日,《经济观察报》记者李紫晨认为自己是期货市场上最不起眼的期民孙敏(化名),用手头不到5万元的积蓄购买了三手铁矿石期货空单。在监管进入最紧张节奏的三天里,他幸运地踏上了市场的节奏,赚了大约16000元。

2月15日下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竞争司、中国证监会期货部组织召开提醒警告专题会议,旨在维护铁矿石市场的稳定运行。两天后,同一主题的警告会再次召开,但与会企业已从一批国有铁矿石贸易商转变为民营和外资铁矿石贸易商。

从2021年11月底到2022年2月初,铁矿石价格稳步上涨,主合约价格一度上涨至849元,涨幅超过60%。同时,统计数据显示,铁矿石港口库存和各环节总库存不断累积。在需求淡季,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持续关注。

春节后,监管行动一个接一个地展开。铁矿石期货价格从2月7日开始波动至11日急转弯。2月15日,铁矿石期货跌停至18日下午收于685元,距离2月初高点已下跌20%以上。

但政策和市场之间的博弈似乎还没有结束。

在过去的一年里,对煤炭、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监管得到了显著加强。钢铁行业分析人士认为,这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正确理解和把握初级产品供应保障的要求有关,也与过去一年大宗商品市场经历的飙升有关。

监管“敲打”铁矿石,跌停前后的三昼夜

2022年2月15日上午9:30,孙敏决定用手头剩下的少量积蓄再次购买两手铁矿石主合同的空单。前一天晚上,夜市继续下跌。当他即将收盘时,他买了一手铁矿石。

孙敏认为,下跌是近期监管持续努力的效果。凭借直觉,他预计今天的日盘将继续下跌,并决定再次赌博。

孙敏正密切关注磁盘的变化。2月15日上午10:50多分钟,铁矿石主合约跌幅明显加快。不久,窗口弹出的消息显示,当天下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中国证监会联合召开国内铁矿石贸易主要企业,组织召开提醒警告会,旨在维护铁矿石市场的正常秩序,确保铁矿石价格的稳定运行。

孙敏继续盯着磁盘。从下午1点开始,磁盘继续下跌。

下午2:30,弹出窗口再次弹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鉴于近期铁矿石价格异常波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竞争局、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中国证监会期货部联合召开会议,详细了解铁矿石贸易企业港口库存变化,参与铁矿石期现货交易,提醒相关企业不要编造和发布虚假价格信息,不要恶意炒作,囤积奇怪,哄抬价格,号召相关国有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帮助政府确保供应和价格稳定。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有关部门将高度重视铁矿石价格的变化,并将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有效维护市场的正常秩序。下一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密切关注市场价格的变化,严厉打击捏造和传播价格上涨信息、囤积奇怪、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

下午2点52分左右,孙敏发现铁矿石期货主合约跌停。下午3点,铁矿石主合约收盘价699元/吨。在此之前,铁矿石期货已连续两天下跌。

下午5点47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消息:鉴于近期铁矿石价格变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竞争局、中国证监会期货部近日联合召开会议,详细了解铁矿石贸易企业港口库存变化,参与铁矿石现货和期货交易,提醒相关企业不编造虚假价格信息,不编造价格信息,不囤积奇怪,不恶意炒作,不哄抬价格。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中国证监会高度重视铁矿石价格变化,将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有效维护现货和期货市场的正常秩序,加强市场监管,捏造价格信息、囤积奇怪、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将受到严厉处罚。

2月16日,铁矿石期货在700元的位置反复挣扎,最终以1.1%的涨幅小幅回调。

孙敏感到有点紧张,但他决定继续持有他的三手铁矿石空订单。据市场报道,一天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继续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召开同一主题的另一批铁矿石贸易商的警告。

根据《经济观察报》记者2月15日获悉的消息,监管部门要求参与企业提供全国港口铁矿石库存数据和近期铁矿石现货交易。

参与企业包括五矿集团、中信金属、中航国际矿产资源、厦门建发、冀东发展、厦门国际贸易(600755)、中大(600704)、浙商中拓(00906)、厦门象屿(600057)。

《经济观察报》获悉,在会上,上述企业先后报告了各自的经营和库存期现货情况。从各企业的报告来看,总体而言,每家公司持有的库存大多为100-200万吨(包括代理商、矿山库存提前、销售不发货),套期保值比例为80-100%,主要服务于钢铁厂。特色经营措施包括:非主流资源等多渠道采购货源,混合采矿或港口采矿净化,提高低品货利用效率,积极利用交付仓库。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会议上表示,铁矿石是工业粮食。国有企业应当提高政治地位,发挥主导作用,依法经营,维护市场秩序,对国有企业的炒作负责。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竞争局表示,与会企业要树立大局意识,增强自律意识,遵循价格法和反垄断法,增强法律意识,不串通炒作。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参加了这次会议。中国钢铁协会建议国有铁矿石贸易企业应发挥稳定器作用,平台不高,关键点不高,通过服务而不是价格博弈,为中小型钢厂采购服务,抵制恶意投机,积极反映涉嫌违法线索。

据中国钢铁协会消息,前一天,中国钢铁协会还与铁矿石供应商力拓集团进行了沟通,讨论了长期协会的违约问题。此外,会议还讨论了多年来困扰该行业的铁矿石定价机制。

监管部门还对上述国有铁矿石贸易企业提出了一系列其他要求和建议。

2月17日下午2时44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消息:鉴于近期铁矿石市场供需总体稳定但价格大幅上涨的异常情况,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竞争局近日前往青岛进行联合监督研究。研究小组全面了解青岛港(601298)铁矿石库存变化,获取库存快速增长的企业名单;召开专题会议,提醒警告部分铁矿石贸易企业释放过高库存,尽快恢复合理水平,提供近期铁矿石库存变化、具体时间、数量、价格等细节,配合检查是否存在囤积、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高度重视铁矿石价格的变化,将与有关部门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有效维护正常市场秩序,确保铁矿石价格的稳定运行,加强市场监管,加强市场监管。

这是一天后举行的第二次提醒和警告特别会议。据《经济观察报》记者报道,参加会议的企业包括瑞钢联合会、唐山凯荣、唐山海驰、宁波古剑、阳光明媚、佳能可、摩科瑞、托克、伊藤忠、克、伊藤忠、嘉吉等,是国内铁矿石贸易领域的民营外资企业和重要参与者。会议还要求参与企业提供全国各港口铁矿石库存数据和近期铁矿石现货交易的详细信息,并对参与企业提出要求和建议。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第二次警告外资铁矿石贸易企业的第二次警告特别会议公告中提到的措施是严格的。从公告的措辞来看,要求释放过高的库存,并尽快恢复到合理的水平。这可能意味着被采访的几家公司存在库存过高、囤积和不发货的问题。

此外,监管要求参与企业提供近期铁矿石库存变化、买卖具体时间、数量和价格,如果提供数据成为常态,则意味着监管可以更清楚地掌握企业是否存在囤积、哄抬价格,避免此类问题的源头。

同日,铁矿石期货价格以784元/吨收盘,跌幅3.79%。孙敏在收盘前8分钟左右关闭了头寸。他觉得自己无法预测铁矿石的下一个趋势,选择了看好就收。

在强有力的监管背后。

自去年11月下旬以来,铁矿石价格一直上涨到2月末。

2021年11月19日,铁矿石现货价格(以青岛港61.5%澳大利亚铁矿石粉为例)为566元/吨,至2022年2月11日,铁矿石现货价格上涨至982元/吨。

但与此同时,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增加。2021年6月17日,国内铁矿石港口库存12090万吨。此后,整体库存环比增长。到2022年2月17日,库存将增加到16033万吨。数据还显示,铁矿石各环节总库存(港口库存+国内矿山库存+压港船)也呈现增长趋势。

钢铁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元旦过后,虽然铁矿石上涨有一定的合理性,即对于早期大幅下跌的修复和年后恢复生产需求的预期,但直到2月份才停止,大大透支了恢复生产的预期,投机迹象明显。在这种情况下,监管机构果断采取行动,并根据价格法进行价格干预。

钢铁行业信息机构告诉《经济观察报》,早在元旦之后,监管机构就一直在关注铁矿石价格的趋势。当时,价格部召集了行业投资、贸易和咨询机构,并听取了铁矿石价格的后续趋势和相关建议。

今年1月28日,春节假期前一个交易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官方微信上表示,将采取有效措施加强铁矿石价格监管。

2月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竞争局联合采访了铁矿石信息企业,要求提供发布信息的事实来源,提醒相关企业在发布市场和价格信息前必须认真核实,准确,不得编造虚假价格信息,不得编造价格信息,不得哄抬价格。

2月11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消息,称将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矿石市场联合监管研究。这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第三次对铁矿石市场发表声明。

除国家发改委、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监管行动外,大连商品交易所、中国钢铁工人。